01

数字经济视角的研学全链条设计与一体化实施

 我是申其辉,来自中国计量科学研究院数据中心,也是国家科学部、财政部联合批准成立的国家计量科学数据中心。“计量”是大众比较陌生的词汇。《人民日报》自从1946年以来,到今天(2020年9月22日),在它发表的文献中,一共有3877篇次与“计量”相关,平均显示度极低。根据这个统计数据,我感到在《人民日报》,用“计量”的话语体系,比较难进行交流。在此,我只是简单地提一下“计量”。计量是“测量+不确定度”,或者说,“计量是尺子的尺子”。

 根据我们对十八大以来党中央、国务院、部委和相关单位14万份政策文件,以及地方政府的110万份政策文件的数据分析,“数字经济”是一个热门话题。在《人民日报》的全部文献中,虽然只有1826篇与“数字经济”相关。但是,自从1998年“数字经济”在《人民日报》出现以来,增速较快,特别是十八大以来,有1793篇次,其中2019年有464篇次、2020年1~9月,有485篇次。因此,我想从“数字经济”的角度来谈研学网,更符合新闻媒体的习惯。我发表的50多篇文章中,有三分之一是与新闻传播、传媒经济相关的,因为我的经济学博士论文,就是研究传媒产业经济的。实践出真知。我之所以想从“全链条设计与一体化实施”对研学网进行分析,出与我的工作和经历相关。

 一是,2008年,受北京市政府委托,我主持北京TFT-LCD八代线和数字电视工业园建设规划研究项目(总投资280亿人民币,北京市工业项目中投资额最大的单个项目)。一个相当庞大的工业项目,全链条设计,考虑产业链、工艺链等诸多因素,才能在价值链竞争中生存和发展。

 二是,近几个月,我正在参与对6000多个国家重点研发项目进行绩效分析。当分析深入到项目层面时,有不少“全链条设计与一体化实施”的项目,取得了相当不错的成绩。

 三是,近三年,我一直在举办“博士少儿计量科学活动”,刚才我说了,“计量”是大众比较陌生的东西。进行计量数据科普,是我在国家计量科学数据中心的职责任务之一。根据自己多年在广播电视台系统的工作经验,我认为,“计量”只有与大众化话题相结合,才能更容易被更多受众接受。因此,我负责的一个项目,数年持续进行“计量大众化”实践。我们选择衣食住行话题,做了油、盐、米、茶叶、脐橙、棉花、机器人、智能电表、电动汽车。正在编写“博士少儿计量科学活动”的系列教材。

 四是,我们的科普活动与产业扶贫相结合。进行政、产、学、研、销、用的全链条资源优化配置。我是国家科技部重点研发计划质量专项总体组专家,比较容易接触各行各业的技术专家。认识到360行,行行都有专家对科普、扶贫大力支持。因此我想探索全链条资源优化模式,开始同供销专家商议合作,共建老少边穷地区产业扶贫的商业模式。参与产业价值链发展,研学才能更好地持续进行。

 基于上述4点,我建议研学网的发展模式,一要充分研究数字经济对人类社会的影响,特别是对今后两三代人的数字化影响。二要从价值链角度,分析研学网的价值链断点、向价值链中高延伸的瓶颈。找到了问题,才能有良策。

 前不久,我去研学网,与梁老师等进行了深入交流。双方的互补性很强,强强联合,有助于研学网的研学全链条设计与一体化实施。比如,我们国家计量院,现在有国际互认的测量校准能力1651项,国际排名第三位。“十一五”以来,共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14项,其中一等奖4项,二等奖10项。我们单位有全球一流的计量实验基地,在十三陵风景区,占地800亩,众多学科的都有,是天然的物理和化学博物馆,极佳的研学基地。在国际上,我们国家计量院与全球一百多个国家的计量院签署了互认协议,在国内,县以上行政部门,都有相应的计量机构和人员。计量犹如空气,无处不在。计量是一张高度全球化、全国化的巨网。

 研学网要与国家发展重点和大趋势相结合。2012年,我参与起草《国务院关于推进物联网有序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》(国发〔2013〕7号),后来,我们又起草了一些行动计划,落实到具体的领域。人与物的相联是一个大趋势,数字化发展、网络化生存,需要“虚实结合、软硬兼施”。人民研学网的文旅项目如果能与科技“硬核”相融合,借助优质的网络化科技资源,弥补自己价值链过短、价值链关键断点多等问题,不断向价值链中高端延伸。

 最后,祝人民研学网乘数据经济之东风,迅速发展壮大!(作者单位:中国计量科学研究院数据中心)

网友留言评论

0条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