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1

让阅读之光充盈校园

     “如果把银河系装在一个盘子里,那么太阳系会有多大,我们的地球又有多大?”日前,在江苏常州三井实验小学,语文教师秦嘉乐为六年级学生上了一堂脑洞大开的科普课。课上,她以绘本《如果把银河系装在盘子里》为素材,并邀请数学教师李志军合作展开教学,让学生了解了不少宇宙知识和科学研究的方法,也对比例与图表的运用有了切身感受。

  作为学校发展的总推手,校长徐燕娟从5年前开始布局学校书香校园建设,以推动各学科教师构建阅读共同体和项目式教学体系。而今,该校的“全息阅读”已经拥有了完整的课程体系、清晰的教学方法和完善的评价方式,2019年立项江苏省基础教育前瞻性项目。

  将阅读与学生的生活紧密联通

  阅读,在一些学校往往浮光掠影,或被异化为应试工具、被窄化为语文教学的一部分。徐燕娟借用摄影技术中的“全息”概念,于2015年在全校启动“全息阅读”项目,即强调阅读的“四全”效应:全部学生随时随地能读到好书,及时得到有效指导;全体教师共同参与,积极将阅读与课堂教学相结合;阅读的内容涉及各个领域,提升学生的全素养;阅读的实施主体全员性,学校、家庭、社区一起发力。

  根据不同年级学生的身心发展特点,徐燕娟带领全体教师基于阅读打造以年级知识、能力为基础的活动课程。具体来说,一年级的主题是造纸做书,二年级是读演童话,三年级是记录青苗,四年级是从先贤到创客,五年级是阅读与研学结合,六年级是生涯规划阅读。课程课型上,则有推荐导读、阅读交流、跨界融合、生活拓展四种。课型的创新使阅读指导有了切入点,方便课程落地生根,也方便教师根据各学科特点,灵活地将阅读融入学生的日常生活。

  “阅读材料的选择与孩子们的生活经验联通,他们常常会以当事人的身份去阅读、去体验,阅读就变成一件很亲切的事情。”

  为阅读开辟不断发展的空间

  在书香校园建设上,有个很吊诡的现象,即一些学校认为其很重要,却没有为师生留出阅读的空间,尤其是校内阅读的时间;没有专业的阅读专家做指导,只是一味埋头闭门研究,结果可想而知。在三井实验小学,每周四是全校固定的“全息阅读日”。这一天,学生有大块时间自由阅读自己想读的书,同学之间可以讨论自己喜欢的书。教师有两节课的时间或投入个人阅读,或与其他同行讨论阅读课程。师生读了什么、产生的交流效果等,各学科组负责人都通过课堂巡视记录在案,与年终考核、评优等挂钩。

  当学生在阅读方面需要指导时,教师会及时介入,推荐由各教研组集中讨论的年级书单;当教师在个人阅读或课程上遇到问题时,则可以请教南京师范大学相关专业的博士生导师。

  课堂之外也是重要的阅读空间。每年10月,学校会组织研学旅行活动,将阅读与行走结合起来。例如2018年,全校六年级学生去了无锡惠山山麓的二泉池畔,阅读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书籍,感受二泉映月之美;2019年,五年级学生去了无锡影视基地的三国城,读《三国演义》并上了一节《三国演义》阅读课。

  “全息阅读”是为了培养终身爱书的人

  从学校阅读拓展到家庭阅读、生活阅读,让阅读成为生活的一部分,在徐燕娟看来,是“全息阅读”的核心所在、意义所归。除了每学期一次的研学旅行,学校还经常组织学生了解街区变迁史,为家里和邻居写春联,为居民小区、单位拟创童谣广告等,这些活动都在无形中引导学生了解现实社会、了解他人,进而构建自己的阅读生活。

  三井实验小学还充分发挥家庭的力量,开展亲子阅读活动,如每天给孩子读半小时书籍、和孩子深入聊某一本书等。对此,五年(1)班学生徐乐璟的爸爸就深有感触:他原来是硬着头皮、抱着完成任务的心态读故事,但久而久之他在与女儿的阅读交互中体会了快乐,并实实在在地看到了孩子的成长。“现在,凡是遇到问题,她习惯于独立解决,自己通过网络等媒介搜寻背景资料和答案,有了新发现,她还会第一时间告诉我。在家人和老师共同陪伴下的阅读,是给孩子童年最好的礼物。”(张贵勇)


网友留言评论

0条评论